南城资讯
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  • <tr id='PRgoV'><strong id='EgnOI'></strong><small id='SagQn'></small><button id='QqK2h'></button><li id='ld6kk'><noscript id='Y73AW'><big id='90BVy'></big><dt id='3bf3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oatC'><option id='ATs1q'><table id='QTVBd'><blockquote id='PJKkE'><tbody id='Cyxl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roX0X'></u><kbd id='f2S17'><kbd id='Bblpn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WyMNy'><strong id='5XmO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BmIV8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cuMWX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zvqrg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Q7m8s'><em id='oE1U3'></em><td id='zcmM2'><div id='w46C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OUjm'><big id='UDyV3'><big id='AgSSf'></big><legend id='rJmq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QQEgV'><div id='E4TDJ'><ins id='wdd7c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1RUl5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sgDJ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102岁开国上佰草集防晒乳液 校秦光逝世,身上还有抗日留下十几块弹片未取


                102岁开国上校秦光逝世,身上还有抗日留下十几块弹片未取

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记者4月12日从河北物资储备管理局方面获悉,老红军、开国上校、河北物资储备管理局原局长、党组书记秦光(享受正部长级医疗待遇)于2019年4月9日7时35分在河北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因病逝世,享年102岁。

                公开简历显示,秦光原名秦昌银,湖北红安人,1917年出生,1930年11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,1931年入共青团,1936年转为中共正式党员。秦光参加过长征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,1955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校军衔,曾获“八一”“独立自由”“解放”勋章。

                据《石家庄日报》2010年8月《秦光:打不死的抗日英雄》一文介绍,在河北省储备局一栋普通的宿舍楼里,这位当时93岁高龄的红军老战士仍然显得精神矍铄,秦老笑着对石家庄日报记者说道:“我早就是钢筋铁骨了,打鬼子的时候,身上留下了十几块弹片,一直没有取出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报道介绍,1941年初,日本华北派遣军司令官田俊六对鲁西军民发动空前规模的大扫荡。日兵分六路,采取分进合击战术,妄图一举摧毁我鲁西抗日根据地,消灭我军主力部队和党政军首脑机关。当时,秦光刚奉命调到鲁西军区特三营(军区警卫营)当副教导员,就参加了极其英勇惨烈的苏村阻击战。

                特三营于当年1月17日清晨来到苏村,就看见6辆满载日军的汽车飞驰而来。待敌人进入我交叉火力圈时,营长用驳壳枪一指,高佰草集防晒乳液 喊一声“打”!早就瞄准好的机枪、步枪一齐开火。轰隆一声巨响,只见浓烟卷着火焰腾空而起,敌人的汽车立刻停止前进。未被打中的日军,纷纷从车上翻滚下来,接着组成战斗队形,托枪挺胸向村东9连阵地冲过来,立即遭到我方猛烈火力的射击,杀伤过半。中午,赶来增援的敌人已在苏村周围布满了汽车和士兵,用轻重机枪封锁了所有的退路,整个苏村被围得像铁桶似的水泄不通。

                经过激战,敌人死伤惨重,我方伤亡也很大,只剩下秦光等20多人仍在苏村西南角顽强抵抗。敌人开始施放毒气,呛得大家咳嗽不止,眼泪鼻涕不停地流。眼看天快黑了,秦光带领同志们寻机突围,冲到苏村最西边的小院。敌人发现他们进院,向门口投来炸弹,弹片穿过房门炸伤了秦光的头部。他用手拔出一块指头大的弹片,鲜血流了满脸满身,强忍巨痛,爬起来从窗户将冲进院子的3个敌人撂倒两个。这时,毒气从门窗缝渗进屋内,呼吸困难,像大石板压住胸膛似的喘不过气来。他们每人喝了一碗醋,仍然继续坚持抵抗。最后敌人爬上房顶,把房顶捅了个洞,将一颗毒气弹扔了下来,大家便陆续晕了过去。当秦光苏醒时,发现自己被反绑着双手躺在院中。敌人将二十多位受伤中毒的战士拉到街心,十几名鬼子兵用刺刀对着他们。

                侵略者不顾国际公法,将这20多名中毒受伤的同志分批押到苏村东南麦地疯狂屠杀。6个鬼子押着最后7个同志向村外走去,秦光被押在最后边。就在赴刑场的路上,敌人用刺刀捅我们的战友,回来的敌人还用帽子擦刺刀上的鲜血。当时他想,一个共产党员,一个老红军战士,绝不能像绵羊似的死在侵略者的屠刀下,就是死也要浪费敌人几颗子弹。想到这里,秦光低声命令:“往前传,准备跑!”当走到开阔地时,他大喊“同志们快跑”,大家立即分散跑起来,敌人慌忙开枪射击。刚跑了几十米远,敌人的一粒子弹穿透了秦光的左肩,他踉跄着继续跑,又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右背,贯通肺部,便一头栽倒在地,血流不止。秦光不忍趴着死,挣扎着猛力一翻,瞧见一个敌人跑来用枪对准自己的头。他一面口吐鲜血,一面用嘶哑的嗓子喊“打倒日本军阀财阀!”然后将头一歪,眼一闭,“啪”的一枪,子弹从右脖颈进去,左背出来,秦光当即昏死过去。后来,营部文书孙玉文发现了他,和老乡一起把他抬到邻近村庄南进支队的隐蔽休养所,经医生抢救脱险。对于冀鲁豫的抗日军民这种鱼水深情,秦光万分感激,至今不能忘记。

                不久,《挺进报》的记者先后来休养所对秦光进行采访,随后《文化生活报》和《挺进报》纷纷发表文章,表扬和赞誉他为“不死的战士——活烈士”、“战斗英雄”、“民族英雄”,部队诗人夏川的长篇报告诗把秦光称为“旗手”。英雄的名字俨如一面不倒的红旗!反扫荡战斗结束后,军区在范县县城召开了党代表大会,秦光作为开展“三模(模范干部、模范党员、模范支部)运动”的典范出席了会议,部队首长号召全区向他学习。

                苏村阻击战,从清晨打到黄昏。我鲁西军区兼教导第三旅特三营营部率两个连4个排130余人的兵力,用自己的血肉筑起了铜墙铁壁,阻击和牵制了日军的6路分进合击,摧毁了敌人的肉刀子战术,打垮了自夸天下无敌的“大日本皇军”十倍以上兵力的陆空军联合进攻,击毙日军400余名,击伤无数。掩护了边区首脑机关和当地军民的安全转移,保卫了冀鲁豫抗日根据地,为冀鲁豫边区抗日战争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。

                上述《石家庄日报》的报道还介绍,1942年冬,敌后的抗日斗争形势更加复杂、更加艰难。上级将原由115师管理的鲁西北第三军分区划归129师建制的冀南第七军分区。任命马本斋为第七军分区司令员兼回民支队长,与此同时,回民支队的到来,加强了党的领导和抗日的军事实力,受到当地军民的欢迎。

                1943年3月,时任支队政委的秦光率队转移到冠县张柳召村,这里情况很复杂,部队时刻处在戒备状态。一天清晨,驻地东面发现敌情,敌人将村寨围墙炸开一个洞,这时村南也发现敌情,眼看敌人捞鱼似的每隔十几米一个人向我军包围而来,一看就知道这是敌人的铁壁合围。秦光率二中队沿一条西南方向的抗日道沟往南突围,当突围到范庄东北三四百米时,遭到占领东南庄敌军的侧击和南面十字路口日伪军的堵击。见此情况,秦光担心集中突围容易遭敌人火炮的杀伤,为减少伤亡决定分散突围。当他们突围至距敌人一百米远时,遭到敌人的顽强阻击。秦光从战士手中抓过两颗手榴弹,跳出道沟,喊了声“同志们跟我冲啊”,冲到距敌约30米时,他将一颗手榴弹投到敌群,当要投第二颗时,一颗子弹击中他的腰部,他摔倒在地。此时部队在手榴弹烟尘的掩护下,冲出了包围圈,敌人立即用火力追杀。秦光躺在地上想,手枪里还有三发子弹,如果打透内脏就自尽。他用手摸了一下鸡蛋大的伤口,里面是肋骨,就想既然没有打透,还有活的可能,他想敌人不会在此久留,便决定躺着装死。鬼子走远了,秦光才挣扎着站起来,望着西北面躺着许多战友,他忍着疼痛,挨个查看,总共有63人,敌人对待中国人太狠毒,连死人都不放过,他们对每个伤员都补了刀和枪,有些伤口和自己的伤口一样大,是敌人使用被国际公约禁止使用的化学武器达姆弹打伤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敌人走后,老乡们用毛驴将秦光送过封锁线。冀南七分区司令员马本斋派骑兵通讯员送他到分区野战医院做手术。手术时将十几块弹片缝合在腰内,解放后虽经数家大医院会诊,均无法取出,在秦光身上永远留下了日寇暴行的历史见证。

                《石家庄日报》的报道透露,采访结束时,秦老欣然挥毫,为记者题写“抗战精神永存”几个饱蘸激情的大字,意在警示后人——牢记历史,不忘国耻,用伟大的抗战精神激励民族意志,开创更加美好的明天。